<address id="5rd5v"></address>
    <address id="5rd5v"></address>

    <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sub id="5rd5v"></sub><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最美“疫”中人·專技篇丨李湘湘:金銀潭醫院的冷靜戰“疫”

              2020-03-11 15:32:59 來源:人才就業社保信息報/湖南民生網 作者:張丹妮

              分享至手機

              李湘湘,看到這個名字,你八成會想到與湖南有關。來自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的護師李湘湘是湖南湘西人,名副其實“湘+湘”。她說可能是這個原因,父親在給她這個女兒取名時賦予了這份緣于地理的深厚情感。

              但李湘湘沒有想到,她的名字出現在了3月5日發布的全國衛生健康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進個人名單上,還真成為了家鄉人民的驕傲。記者日前與還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奮戰的她取得了聯系,聽她分享奮戰疫線40多天來感受到的愛與悲傷。她直面重癥患者以及工作之余回應家人的擔心時的冷靜與理智,更是給記者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李湘湘(左)在金銀潭醫院。

              火線入黨

              馳援越難越需要往前沖

              準確來說,這不是李湘湘第一次想報名參加醫療救援行動。

              2014年,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湘雅醫院前后組織了5批援塞抗疫醫療隊,前往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塞拉利昂進行醫療援助。因為卡在了“黨員”那一關,李湘湘沒有報名參加。

              今年春節,看到自己所在的重癥醫學科征集5名護師馳援武漢,本來沒有值班任務的她再一次馬上報名了。今年也是李湘湘在湘雅醫院重癥醫學科工作的第11個年頭,不但護理經驗豐富,還具備疫區緊缺的連續性血液凈化專業能力。報名之后不到1個小時,她便收到了通知:1個小時后集合到醫院參加培訓。第2天,她便隨隊踏上了前往武漢的高鐵。

              “都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場,我也希望像真正的黨員一樣去戰斗。”李湘湘說,這一次出發前,她鄭重地遞交了自己的入黨申請書。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本來是傳染病專科醫院,也是本次最先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定點醫院。疫情前期重癥病人大多由金銀潭醫院集中收治,也是外省醫療隊前期重點援助醫院之一。

              樓層越高,病情越重,湘雅醫院所支援的病區,是金銀潭醫院收治最危重病人的區域。因為熟悉血液凈化治療、人工肺治療技術等各種重癥醫療技術,李湘湘主動申請了6樓5個病床的護理工作。

              疫情暴發后,金銀潭醫院一直處于超負荷運行的狀態,醫護人員的工作早已從五班倒改為三班倒,這就意味著李湘湘他們每天要穿著“憋氣得不行”的防護服工作近9個小時。

              因為重癥患者病情不穩定,隨時可能會出現病危的情況,李湘湘的兩只腳忙成了“陀螺”,“給一個病人固定好人工氣道,隔壁床病人的高流量呼吸機又要調試。根本沒有其他的時間,就是一直工作工作工作。”她說。

              李湘湘在金銀潭醫院護理新冠肺炎重癥患者。

              悄悄流淚

              醫護必須情緒穩定工作

              李湘湘所在的醫療隊伍只有1名男士,其余4名都是女生。新冠肺炎重癥患者的病情不穩定,再加上工作節奏緊張,有的同事第一天上完班就哭了。但李湘湘說自己已而立之年,也不是一個特別感性的人,在金銀潭醫院重癥病房的40多天里,她只哭過兩次。

              第一次流淚,是因為一個與她母親年齡相仿由她護理的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搶救無效離世。李湘湘回憶,那位阿姨走的前兩天還在病房里跟她說:“住了這么久,還沒好轉,我只怕熬不過這一關。”安慰別人不是李湘湘的強項,但她當時還是想方設法勸慰了阿姨好一陣。可遺憾的是,這也是她最后一次跟這位患者聊天說話——2天之后,患者病情惡化,搶救無效去世。

              “我媽媽今年也60多歲,如果是她生病了我該怎么辦?她身體本來就不好,現在是不是很擔心我……”一連串的想法在李湘湘的腦子不斷生根發芽,來武漢10多天后,她感覺到了自己“淚腺”開始萌動、發熱。

              第二次流淚,是因為同行——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醫生彭銀華。“我那天晚上在值班,聽同事跟我說隔壁病房的彭銀華醫生去世了……當時腦袋是直想著他才29歲,還沒有我大,還有他正期待披上嫁衣的妻子,還有沒出生的孩子,覺得真是太可惜了。”

              彭銀華是本次因為工作感染新冠肺炎的醫生之一,因為病情加重,1月30日被轉入金銀潭醫院重癥監護病房。聽說被感染的是同行,尤其在了解到他主動請戰、推遲婚禮之后,本不負責彭銀華床位的李湘湘特地抽空去看望了他。到現在,李湘湘還記得她去做護理時彭銀華側躺在病床上看書的樣子。沒想到僅僅5天之后,那個在病床上看書的人就永遠離開了。

              直面生命的離開令人悲傷,但這兩次流淚,李湘湘都是在從醫院回宿舍的路上“悄悄”進行的。“醫院是我的工作崗位,情緒要穩定才能開展工作。而患者去世或者其他不好的消息,隊友們也都會知道,我不會主動再跟她們聊這些,不想因此去放大某些負面情緒。”

              在李湘湘看來,情緒是可以調節的,而她調節情緒的方式就是維持正常的生活模式。雖不能出門,但她每天在房間做運動;雖不聊病人,她會與隊友聊各自的護理經驗。“我的生活一直在繼續,這樣想心里就會輕松很多。”她說。

              卸去防護裝備的李湘湘。

              冷靜堅守

              護理分內事這么有力量

              在被問到最想家人的時刻等問題時,李湘湘說得最多的便是“還好”——工作前期很累,但沒有崩潰;與父母每天視頻,但只“報平安”……外人眼里危險重重的傳染病緊急救援現場,在李湘湘倒有幾分“云淡風清”。

              “這些日子我收到的‘謝謝’,比之前參加工作十幾年來都多。”——這是李湘湘在這40多天里最大的感受,也是她認為最大的“收獲”。

              因為家屬不能貼身照顧,護理新冠肺炎重癥患者的護師,除了常規護理,還需照顧患者生活。李湘湘負責的病床有一位余阿姨,因為病情一直沒有轉好的跡象,在重癥監護室已經躺了1個來月時間。因為呼吸困難,稍微活動都費力氣,她的一日三餐都是李湘湘準時準點送到手上。

              “只要我來到阿姨的病床那里,就算是幫著壓一下被角,她都會說謝謝。”可能在余阿姨的眼里,穿著白大褂的人都是醫生,李湘湘糾正了她好幾次說自己是護士,但她每次還是會堅持說:“真是謝謝你,醫生!”

              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去保護更多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公眾會稱這樣的人為“逆行者”。“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如果自己的職業能夠對國家、對社會有所幫助,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前行。”在李湘湘看來,自己入選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進個人名單,好像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硬要說的話可能僅僅是“資歷比其他人多幾年”。她也不太習慣被稱為“最美逆行者”,在她眼里,火災里的消防員、突發事件中的警察所要面臨的危險比自己大得多。

              剛來武漢的前半個月,李湘湘就把自己當作金銀潭醫院的普通一員,每天穿梭于病房之間,防護服上都沒有寫自己所在的醫院和姓名。直到上次她因為幫助重癥患者固定人工氣道的方式,被另一名醫生稱贊“不愧是來自湘雅醫院”,她才在防護服上寫了“湘雅醫院”四個字,希望能帶給大家更多安心。

              也是在那一刻,她才發現自己的護理工作好像比想象中要“不錯”,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做的“分內事”原來這么有力量。

              【編輯】丸子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日本无码高清中文字幕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