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rd5v"></address>
    <address id="5rd5v"></address>

    <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sub id="5rd5v"></sub><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沒有畢業儀式 浙大這批研究生返校不到一周就離校了

              2020-05-01 21:35:12 來源:浙江日報

              分享至手機

              有的離別是熱熱鬧鬧的,有的離別是靜悄悄的,但那種依依惜別的心情,是相似的。昨天是浙大春季研究生畢業離校的時間。因為疫情,今年他們的離校沒有舉行儀式,沒有拍集體照,甚至都沒有聚在一起吃頓散伙飯,因為這些遺憾,更讓這屆畢業生對學校有著很多依戀,不少人說:“以后,我肯定要再回來的。”

              浙大玉泉校區門口,那棵學生們經常相約見面的地標大樹,安靜地看著校門口進出的學生。校園內,盡管沒法舉行儀式,學校還是給即將畢業的研究生們設置了特別的展架,供他們拍照留念。有一個展架是放大版的浙江大學畢業證,貼照片處可以讓畢業生們站在那里露出頭,他們拍照時都特地戴著口罩拍一張,再摘掉口罩拍一張,畢竟,這個特殊的畢業季,終身難忘。

              希望盡快有機會回來

              為了趕早上9點多的高鐵回家,浙江大學計算機系的研究生李梓寧昨天一大早就匆匆離開了學校。他1月份放假回家時,同寢室四個人還想著馬上就能見面了。結果沒想到,這一別就是三個月,而因為其中兩位室友是夏季畢業的研究生,四個人生生地分成了兩撥,沒法再見。

              “我4月26日下午到校,30日一早就要走了。”李梓寧語氣里都是遺憾和不舍。他4月26日返校后,只見到了同寢室和他一起春季畢業的室友,兩個人一起吃了幾頓飯,覺得有好多想做的事情都沒做。比如一直想去浙大華家池校區,結果都要畢業了還沒去過。西湖也沒時間再去看看了。時間太少,兩個人抓緊一切時間打包、拍照。

              另外兩個室友沒能相見,李梓寧說大家這幾天就在微信上聊天。室友說回去太久,好多春裝都還放在寢室里,快沒衣服穿了。于是,他趕緊幫他們整理了一些春裝打包寄回去。

              李梓寧還是學校民樂團的成員,有空經常帶著心愛的二胡到琴房練習。這次回來,他估摸著琴房應該沒開。于是,他把二胡細心地收好,心里默默期待著,能有機會回到學校,和曾經一起排練、演出過的伙伴們再舉行一次聚會。

              三個人坐兩張桌子

              浙大漢語國際教育專業的倪佳慧這幾天像螞蟻搬家一樣,把自己在浙大西溪校區寢室里的行李,匆匆搬到即將工作的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公寓去。她準備到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做輔導員,本來以為畢業前有充足的時間做準備,但正巧碰上春季畢業生史上最短的畢業季,現在短短數日直接要從學生身份轉變成老師身份了。最近,她已經提前加入了工作群,因為疫情,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學生將在近日陸續返校,要抓緊做好一切準備迎接學生返校。

              佳慧在朋友圈發了一段話:“特殊時期導師帶著我去食堂吃了最后一頓飯,曉夢老師請喝奶茶,海老師請吃飯。雖然還有沒參加畢業典禮的遺憾,但已經很棒啦!”

              佳慧說的食堂那頓飯,是她和一起畢業的同學跟導師相約在紫金港校區吃的。特殊時期,不方便聚會,大家就準備簡單告別。食堂里為了做好隔離防疫,只允許兩個人一張桌子,同向就座。于是,她們兩個學生一張桌子,導師坐了另外一張桌子,三個人就這樣吃了一頓飯。

              佳慧說,往屆研究生畢業,學校會舉行很多有趣的活動,校園里會有不少立體裝飾,稱之為“畢業小鎮”,她希望能有機會補上。另外,同寢室的幾個姐妹不是春季畢業,還沒回來,這幾天只有她一個人在寢室里進進出出。

              聽說能再多留一晚

              他馬上改簽了車票

              浙大電氣工程專業的陳同學本來是打算昨天下午離校的。他準備先回趟家,然后奔赴工作崗位。為了留下更多的紀念,這幾天他和同學借了畢業服,在學校很多留下過記憶的地方拍照。玉泉校區的圖書館、竺可楨像、教學樓和實驗室……一個個點拍過去,總想多留下點紀念。

              他們還乘校車去了紫金港校區,月牙樓、時光長廊等地也留下他們的身影。

              昨天早上,陳同學本來計劃跟同學再一起到青芝塢聚會下,然后乘坐下午三點左右的高鐵離開。臨時聽宿管阿姨說,實在來不及的學生,可以申請再多住一個晚上。他馬上改簽了車票,準備再多住一個晚上。“覺得還有好多事情想做,能多留一天也好。”

              是啊,這依依惜別的心情,真的是多一晚也好。

              成為疾控工作者有點激動

              浙大紫金港校區北門,張同學一個人拖著行李箱,穿過美食街,離開學校。

              張同學說,她是醫學院畢業生,這兩天,一直忙著整理行李,辦各種手續,沒有散伙飯,也沒有畢業照或者畢業典禮,過了一個特別的畢業季。不過,這都可以理解的。

              “我先坐高鐵去上海,在親戚家安頓好,接下來是要準備租房子,然后準備工作了。我的工作是在上海疾控中心,年前就找好了。這次疫情,很多疾控工作人員沖在最前線。接下來,能成為其中的一員,我覺得有點激動和自豪。”

              浙大書記、校長寄語春季畢業生

              昨天下午,浙江大學官微發布了學校任少波書記、吳朝暉校長致2020屆春季畢業研究生的一封信(摘選):

              殷憂啟圣、多難興邦,同學們成長在一個大變革的時代。在抗疫的特殊時期,你們完成網絡答辯、開啟“云端”求職,以一系列創新方式為研究生生涯畫上了圓滿的句號,也與全國人民一道見證并參與了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的戰疫歷程。這樣一種獨特的經歷,必將使大家的心志得到充分的磨礪,必將使大家對人類的未來、人民的福祉、人生的航向有了更多的思考和感悟,這注定是大家受益終身的財富。

              母校始終是同學們的家園,只要條件允許,我們依然歡迎大家擇機回校參加今年夏季或明年的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待到“疫”過天晴時,美麗的求是園將張開雙臂,以最暖的懷抱迎接大家歸來!

              【編輯】林零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日本无码高清中文字幕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