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rd5v"></address>
    <address id="5rd5v"></address>

    <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sub id="5rd5v"></sub><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您當前位置:湖南民生網 > 民生要聞 > 抗疫

              小龍蝦“復工”記:暫別大排檔的煙火氣 從網絡爬上餐桌

              2020-05-08 13:04:29 來源:人才就業社保信息報/湖南民生網

              分享至手機

              4月上旬,在小龍蝦之鄉——湖北潛江,小龍蝦苗的報價為每斤5元至6元,這與去年同期蝦苗價格近40元每斤相比,僅達14%,價格跌破歷史最低值。湖北作為中國小龍蝦的主產區,小龍蝦產量占據全國“半壁江山”。而一場疫情讓湖北在交通等各方面都遭受到一定時間的限制,從而使得包括小龍蝦在內的水產行業發展受阻。此外,隨著全國各地對疫情的防控,餐飲業的一度停擺,也讓作為餐飲原料之一的小龍蝦銷售受限。

              高昂的養殖成本庫存爆滿的塘口

              張平良是湖北監利的小龍蝦養殖戶,他承包了1000畝土地用來養殖小龍蝦。按照他以往的養殖計劃,400畝用來育蝦苗和賣蝦苗,還有600畝用作成蝦養殖和售賣。去年同期,張平良的400畝蝦苗一個月時間內達到300~400萬左右銷售額,而今年,他到四月初才賣出10萬元。他介紹,疫情使得養殖戶的積極性減弱,因為銷路不好的同時,還要承擔較大的養殖成本。“這1000畝土地一年的承包費是100萬,還有飼料成本、藥品成本和請工人進行投飼料、維護水質等人工成本,一年總成本接近400萬元。”張平良說,往年的小龍蝦種苗價格在35~38元左右,今年基本上維持在5~6元的價格區間內,大量蝦苗都堆積在塘口無法售出。“我們養殖戶們常說:養蝦不能等。意思是小龍蝦養成一定的規格,就要趁早出售。”張平良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待出售的小龍蝦在他的塘口多待一周,死亡率能達到10%,而截至4月初,湖北全省成品蝦存塘量預計為10萬噸。

              除了湖北的養殖戶為小龍蝦銷售煩惱,在湖南省華容縣,水產藥品經銷商也在為與小龍蝦有關的藥品銷售發愁。華容縣作為湖南省小龍蝦養殖面積最大的縣,小龍蝦養殖面積近35萬畝,服務小龍蝦產業的藥品和飼料渠道商也比比皆是,該群體也在疫情期間同樣陷入困境。“往年做整個華容的小龍蝦用藥生意,截止到5月份,藥品銷售額基本可達400萬元左右。但今年,截止到4月初,銷售額還不到100萬元。另外,用來投喂小龍蝦的飼料,比起去年1000噸以上的銷量,今年也不到300噸。”華容縣小龍蝦渠道商楊振華說,由于形勢欠佳,很多小龍蝦養殖戶不敢大規模投入養殖,怕投得多虧得多,紛紛降低養殖成本、保守養殖,這使得很多小龍蝦產業鏈上的藥品和飼料渠道商等的效益走低。

              湖北監利水產市場小龍蝦經銷商張歌(化名)向記者透露,隨著疫情漸穩,接下來五月會迎來消費旺季,小龍蝦的價格已經低到成為它的銷售優勢。如果不能及時打開銷路,囤積在塘內的成蝦的質量和口感將大打折扣,可能會形成持續低迷趨勢。

              暫別大排檔和夜宵攤

              “不只是小龍蝦養殖戶及藥品、飼料渠道商等受影響,我們經銷商也有難處,餐飲業的低迷使得小龍蝦這一原料的售賣形勢不可觀。”張歌分析,他從養殖戶處批量購入的成蝦一般都是售賣到各大餐飲店,但如今餐飲業尚未完全恢復元氣,銷路也難以打開。“在湖北人的生活習慣里,夜宵已成為文化標簽一樣的存在,一整條街都是大排檔的景象曾經無所不在。而在這些大排檔桌上,小龍蝦是必備的熱銷單品。” 張歌說,現在很多大排檔還遠未恢復往日的煙火氣。

              而在“不夜城”長沙,小龍蝦也暫別了大排檔和夜宵攤。在長沙市新開鋪狍子嶺路附近的一家夜宵大排檔,店長徐錦向記者介紹,該大排檔一天的租金及人力等成本近千元。去年此時,他們平均每天晚上能銷售大概1000斤小龍蝦,而今年3月中旬營業的第一天,只售出不到100斤。“我們平時光洗蝦工就有3個,后廚還有不同類型的燒蝦師傅,有的負責油炸,有的負責調汁水,但現在店內只有一位洗蝦工、兩位大廚,其他店員還在等待復工中。”徐錦說,長沙正在逐漸恢復堂食,但夜宵類大排檔的熱度還未恢復。

              “雖然現在恢復了堂食,但很多人還是傾向于去品牌類的餐飲店吃飯,可以選擇一些包間之類的座位,這樣安全性會更好一些。大排檔有一些是露天的,人來人往;就算是室內,大多是桌椅密布、人群集中,所以暫時還不會選擇去。”長沙市民張燕表示,平時很喜歡吃夜宵攤、大排檔的她,最近已“收斂”很多,有幾個月沒去過大排檔消費了。“大排檔還會提供烤全羊類的菜品,而疫情期間,專家倡導少吃這類可能存在寄生蟲之類的烤物,所以我們也暫時不敢去吃。”張燕說,疫情后,自己與家人的安全意識增強了,更注重衛生。

              作為 “消化”小龍蝦庫存的“大戶”——夜宵攤和大排檔的客流量低,使得小龍蝦的銷路受阻。

              借助互聯網爬上餐桌

              “線下銷路不好,只能轉戰線上,借助互聯網渠道售賣小龍蝦。”張平良說,從4月中旬開始,他就嘗試通過直播售賣小龍蝦。剛開始直播的時候,第一天只賣出10斤,還都是好友前來捧場,堅持一月下來,現在每天能銷掉100斤左右。“平常年份,我們養殖戶基本上都是把小龍蝦賣給本地的小龍蝦經銷商,小龍蝦的價格基本上是由經銷商決定。開直播后,成蝦基本上是直接銷售到消費者手上,少了很多中間商。”張平良說。

              4月以來,社會力量都在助力小龍蝦走向消費者餐桌,小龍蝦多次出現在各大平臺的直播間:4月1日,羅永浩電商直播首秀,當晚小龍蝦銷售額高達2044.5萬元,約占當場直播總銷售額的18.6%;4月20日,影視明星李小璐的首場直播中,某調味小龍蝦品牌賣出7.2萬盒;4月21日,盒馬CEO侯毅在薇婭直播間為小龍蝦帶貨,5秒賣光600萬只小龍蝦。

              除了通過直播形式,小龍蝦從互聯網爬上消費者餐桌,一些電商集團還通過與湖北地區簽訂協議、搭建銷售鏈的形式助力小龍蝦產業發展。如阿里巴巴集團旗下數字農業事業部等牽頭,從湖北采購10億元小龍蝦,搭乘阿里巴巴數字農業事業部的供應鏈體系,通過淘寶、聚劃算、餓了么等銷售平臺直接送至全國消費者的餐桌。

              “受疫情影響,小龍蝦價格出現下滑,但網上銷售、直播售貨等形式的出現給該行業帶來轉機和新機,甚至顛覆了以往的銷售模式,即原來小龍蝦對餐館的銷售大概是80%,零售占20%,目前80%通過線上銷售,20%是餐館等線下銷售。”中國小龍蝦協會會長李劍表示。

              而針對養殖戶面臨的高昂養殖成本和難以消化的小龍蝦庫存等問題,廣東粵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區域經理劉堂水對此持樂觀態度。“疫情穩定后,餐飲會逐步恢復,加上消費者現在的健康意識大大提高,出于對蛋白質的追求等原因,小龍蝦的需求量也將會逐步上升。” 劉堂水建議養殖戶們要調節心態,不能一味地用消極態度去低成本養殖,而應控制好養殖密度,堅持養好大規格、質量好的成蝦。“規格較小的統蝦和大規格的成蝦價格相差較大,最大相差10~20元/斤,所以養好質量的蝦,依然會有可觀收益。” 劉堂水說。

              【編輯】林零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日本无码高清中文字幕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