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rd5v"></address>
    <address id="5rd5v"></address>

    <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sub id="5rd5v"></sub><form id="5rd5v"><form id="5rd5v"><nobr id="5rd5v"></nobr></form></form>

              “男丁格爾”鄭云鵬: 為了歲月靜好 愿做負重前行之人

              2020-05-09 10:03:31 來源:人才就業社保信息報/湖南民生網 作者:黃林鳳

              分享至手機

              “為了歲月靜好,我愿做那個負重前行之人。”近日,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護師鄭云鵬對記者敘述道。此時的他,已經圓滿完成支援武漢的使命,返回長沙投入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

              2月7日,鄭云鵬跟隨湘雅醫療隊來到武漢,接管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12樓東重癥病房,戰斗在疫情最前線。

              整整50多天支援在一線,鄭云鵬作為其所在醫療隊的護理責任小組長兼呼吸治療師,經歷了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段職業生涯。

              “我想把這段戰疫經歷,一生珍藏。”鄭云鵬說。

              負重前行:嚴密防護服下 涌現幽閉恐懼癥等系列癥狀

              在正式出發支援武漢的前10天,鄭云鵬就已經收拾好行李,做好了隨時待命的準備。“我是呼吸與危重癥科的護士,上前線這是每個呼吸人責無旁貸的使命。” 鄭云鵬介紹,但在2月7日達到武漢后,對未知的恐慌與甩不掉的焦慮仍然爬滿了他的整個大腦皮層。

              鄭云鵬已參加工作9年,到達武漢后也進行了一整天的培訓和熟悉病房等工作,但是他以前從來沒有像在武漢這樣穿著密不透氣的防護服進行過戰疫,而且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對環境的恐懼、對治療措施的不熟練、病毒的未知性……“第一天接診病人,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不會游泳的人突然掉進了河里一樣。”鄭云鵬回憶,厚厚的防護服讓自己深感呼吸困難,基本只能靠嘴巴呼吸,產生心率提高、心跳加速等等身體反應。此外,由于厚厚防護服的包裹,鄭云鵬說自己感覺被封閉在一個很小的空間里,產生了幽閉恐懼癥,出現了緊張和焦慮等復雜性心理。

              “醫生,我已經好幾天沒洗澡了,一直在發燒出汗,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我家人都已被隔離,我不能回家去,我今天可以在這個病房里洗個澡嗎?”2月9日凌晨三點,鄭云鵬接診的一位中年患者用一雙無助的眼睛望著他。

              “當然可以,我們開這個病房就是來解決病人們的生活和醫療問題的。”鄭云鵬堅定答道。“我看到這位病人凌亂的頭發、疲倦的面孔,切身體會到他們的困難。我很心疼他們,心疼到已經沒有精力去注意自己的情緒問題了。當時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我要幫助更多的病人渡過難關。”鄭云鵬說,是這位中年患者的話突然化解了他所有的焦慮和緊張。

              而后,時間開始在大家忙碌的身影中慢慢溜過,這是其所在的護理小組度過的第一個武漢夜班。

              下班脫防護服之時,雖然大家都嚴格遵守標準穿脫流程,但鄭云鵬說他仍明顯感覺到自己每脫一件防護用品心跳便加速一次,最后是隊員之間督促才讓他逐漸放下了焦慮。脫完最后一層防護服,鄭云鵬發現其貼身穿的手術衣已完全濕透,隨手一提便如同水撈。

              “洗漱完,抬頭一看時間,已經早上 8 點多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工作了一個整夜。”鄭云鵬說,從第一個夜班后,他便只有一個意念:時間不等人,我要同時間賽跑,用有限的時間做無限的事情,挽救更多病人的性命。

              舉重若輕:第一個上手術臺 最后一個離開病房

              鄭云鵬適應了環境,積極投入工作后,同組的醫護隊友卻漸漸出現了頭暈、目眩等不適癥狀。作為小組里的男護士,他第一個站出來扛起小組的護理工作,讓不舒服的同事先離開病房。而在醫生要進行插管等高風險手術時,他又是第一個沖鋒上陣。

              一天,凌晨三點鐘,小組收到通知需要為病人做緊急插管手術的通知,當時除了鄭云鵬外,小組內都是非ICU的護士。

              “我來!”鄭云鵬第一時間擔起協助醫生進行插管手術的重任,“重癥監護室的護士本身就要承擔幫病人建立人工氣道、器官切開等高危工作,這是我的分內之事。而且氣管切開后,病人氣道內飛沫傳播導致的感染率是平時的13倍,肯定不能讓非ICU的護士上。”

              2月19日上午,主治醫師查房時發現,有一位75歲高齡患者近兩天機械通氣效果并不理想,加上既往有幾十年高血壓病史,血氧飽和度呈進行性下降,最低83%左右。專家組決定:立即采取俯臥位通氣技術。“相比較ICU病房,在隔離病房做俯臥位通氣難度系數顯著增加:沒有足夠的貼膜對關節骨隆突處部位保護,有俯臥位通氣經驗醫護人員很稀缺,沒有足夠的空間和監測血流動力學的設備。”同組的護士長謝伏娟介紹,她準備俯臥位用物,鄭云鵬整理好管路。不一會兒,兩個腹部和胸部墊枕和一個漂亮U型枕擺在大家面前。

              大家各負其責,層層把關,互相提醒,順利完成武漢協和西院湘雅病房開展的第一例俯臥位通氣。采用俯臥位通氣技術2小時后,患者的血氧飽和度明顯上升至95%,氧合指數也在慢慢改善,這位75歲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化險為夷。

              在工作之余,在醫療隊領隊的組織下,運動健將鄭云鵬還帶領醫護人員跳上了健身操。他利用自己對體育的熱愛以及對運動知識的了解,將復雜的健身操簡單化,進行分解動作,讓大家快速熟練健身操,以此提高醫護人員的身體素質。此外,鄭云鵬還擔任了組內的通訊員,將臨床使用的新護理方法、特殊重監護技術等形成文章對外共享。

              “去付出、去行動,很多困難都可以舉重若輕。”鄭云鵬笑言。

              鄭云鵬(右一)與病人、同事在病房。

              載重而歸:榮譽面前 依然是那個從小立志成醫之人

              如今,鄭云鵬所在的支援武漢醫療隊凱旋而歸。4月,他的名字出現在了湖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先進個人“記大功”的名單中。

              “當初去武漢的時候,想過會有這些榮譽嗎?”記者問。

              鄭云鵬沒有回答,只是給記者講了一個故事。

              “我六歲的時候,做過一次手術,記得那時候是在我們懷化縣城的醫院,是外科醫生們為我動的手術。住院期間,我很喜歡和醫生說話,崇拜的眼神,每次看到護士來打針,我都很勇敢很配合,從來都不會哭也不害怕。我記得很清楚,主治醫師當時抱著我說:‘這個孩子,以后說不定也是一個學醫的材料’。”鄭云鵬回憶,從那以后,他便一直堅持自己要成為一名醫務工作者的志愿,直到現在。

              用他的話來說,比起這些榮譽,他在乎的是自己擁有的一切:

              “離家前,父母為我收拾好行李,還叫我不要牽掛家里。”

              “出發前,醫院的同事不辭夜班勞苦,給我精心準備出發物資;平時對我們嚴格有加的護士長盧敬梅,在最后送行離別時給我們科室三位隊員每人一個擁抱……我們瞬間哽咽,不敢直視對方。”

              “在武漢,我們組成的是一個全新的病房,武漢協和西院的醫護人員跟我們一起奮戰,戰友和病人間都相互幫助和鼓勵。”

              ……

              鄭云鵬說,他擁有的一切都讓他感受到歲月靜好,而為了維持這份擁有,他愿做負重前行之人。

              【編輯】林零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日本无码高清中文字幕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